皇冠体育投注网

专访杜墨含免试进入北体大,高尔夫之路和外公一起走

* 来源 :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08-01 16:48 * 浏览 :
专访杜墨含|免试进入北体大,高尔夫之路和外公一起走

  在周末结束的北京女子高尔夫精英赛上,杜墨含又一次与职业首冠失之交臂。但这一次,她坚信冠军就在不远处。

  单独领先进入决赛轮,但最终遭到逆转……在上周末结束的北京女子高尔夫精英赛上,杜墨含又一次与职业首冠失之交臂。但这一次,17岁的北京姑娘比任何时候都要自信,她坚信冠军就在不远处。

  杜墨含

  生日:2002年1月16日

  身高:167cm

  转职业时间:2018年

  2019赛季前十名次数:4

  本周世界排名:316

  未来3周冲击职业首冠

新京报:你在新赛季状态火热,特别是北京女子精英赛拿下单独第2名,评价一下表现吧。

杜墨含:首先我觉得新赛季好的发挥也印证了冬训的成果,即使还没拿到职业首冠,但看到自己的进步和成长也是很欣慰的。第二轮领先回来仔细看了看奖杯,确实很漂亮,想带回家,但维维确实发挥得太好了,也很为她开心,这是她应得的。这算是一种磨练,赢得起也输得起,未来还有很多机会,下一次我会把握住。

  杜墨含有信心在未来三周拿下职业首冠。受访者供图

新京报:连续几场,你都在争冠行列,但最终都与冠军失之交臂,与两周前的香港相比,这次比赛有何不同?

杜墨含:北京的这一周感觉自己更稳重、也更强大了。决赛轮,我设定的目标是最后六洞打负杆,因为在香港我最后四个洞打了“加3”,最后没能稳住。而这一次我做得很好,即使知道我已经没有逆转的希望了,但我依然跟自己在比赛,打自己的球,最后一只小鸟蛮关键的,让自己拿到单独第2名,这也是给自己的鼓励和肯定。

新京报:你觉得自己距离职业首冠还有多久?

杜墨含:未来3周之内。接下来的三场女子中巡赛我都会参加,我会全力以赴。

  63岁外公心疼“挖煤女”

新京报:在外比赛,总是能看到你外公的身影,如今转职业之后每场比赛他还会陪你吗?

杜墨含:从打业余比赛开始一直到去年转职业之前,都是外公做球童。即便外公现在不做球童了,他还是每场比赛都跟着,每天陪着我。他的监督也是我走到今天很重要的原因,如果不是他的付出,也没有今天的我,感恩外公一直以来的陪伴和支持。

新京报:外公现在多大了?他在你的高尔夫生涯中起到什么作用?

杜墨含:外公今年63岁了,一开始外公也从来没接触过高尔夫,对这项运动很陌生,但慢慢地陪着我,教练上课他旁听,下来和我一起总结分析,可以说在高尔夫方面我和外公是一起成长的。在我的整个高尔夫生涯中外公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,也充当了很多的角色,司机、保姆、助理教练、后勤部部长……

  杜墨含与外公在球场上交流。受访者供图

新京报:外公对你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?

杜墨含:做球童的时候只是拉包,在选杆、看线和策略上面完全是我做主,我还是属于独立性比较强的球员。外公不会发脾气,属于每天碎碎念的类型,我们像朋友一样,到现在我还老跟他撒娇。

  要说对我的要求,外公不喜欢让我穿无袖的衣服,也不喜欢让我穿裙子打球,他觉得很晒,又不方便。外公老是嫌我黑,他说人家女孩子都白白净净的,偶尔晚宴穿裙子很好看,说我像挖煤回来的,他也是心疼我。

00后女孩爱读《金刚经》

新京报:今年读高三,在其他同龄孩子准备高考的时候,你对于未来的学业规划是什么?

杜墨含:每个人都为着各自的目标努力着,我们只是在不同的岗位上而已。因为我已经获得“运动健将”的称号,可以免试进入大学,今年高中毕业会成为北京体育大学2019级新生。今后打球和学业会尽量兼顾,但还会以职业高尔夫为主。

新京报:在紧张的比赛之余,平时是怎么放松自己,调整心态?

杜墨含:我会在比赛前读一读《金刚经》,能带给我一种静心品质,在每天忙碌的生活中静下来,去觉知自己内心的念头和想法。我也会做一些冥想、打坐。

新京报:让你受益最深的一句话是什么?

杜墨含: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“一切的发生都是最好的安排”。我认为一切的发生都是有助于我的,无论成功也好、挫折也罢,好的坏的都是送给我的一份礼物。

新京报:听说你有自己的基金会,成立的初衷是什么?

杜墨含:是的,叫作北京慈海生态环保基金会,我是联合创始人之一。现在主要是妈妈在运营,目的就是想要回馈地球,把爱传递下去。妈妈当初成立这个基金会的时候,我说我也想加入,就投了十万的资金。当时我还没开始赚钱,先跟妈妈借了十万元,现在快还清了。

未来十年要成为世界第一

新京报:接下来有什么参赛计划?

杜墨含:下面三场女子中巡都会参加,暂定是打完韩亚航空公开赛之后飞美国。先去佛罗里达找教练练20天球,8月1日去加州准备八月底的LPGA资格考试第一关。资格考试第二关、第三关分别在十月中和十月底,如果我接下来这三周能赢一场的话,世界排名能进前三百,就不用去沙漠了,听说第一关很热。

新京报:今年的目标是什么?

杜墨含:今年的目标就是逢考必过。希望能赢下职业首冠,考上LPGA。如果没考过最后一关,打二级赛也不错,可以先融入那边的氛围。

新京报:去年,在你与高尔夫相伴的第一个十年转为职业球员,在这十年里你有什么变化,对高尔夫的理解有什么不同?

杜墨含:第一个十年见证了我与高尔夫相遇、相识、相知的过程,从打青少年比赛,到后来参加业巡赛,再逐渐拿外卡参加职业赛,到最后转职业,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职业球员,我对高尔夫的认知也从一项兴趣爱好,到成为我的工作,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。大概从三四年前,我就知道我一定会成为一名职业球员。我认识了高尔夫,职业这条路我走定了。

  现在我的打球风格很放得开,也是慢慢磨练出来的。之前的我很纠结,也有情绪不好砸杆的情况,后来在慢慢与高尔夫的磨合和陪伴过程中,意识到它是我一辈子的“朋友”,要享受过程。

新京报:未来两三年的短期目标是什么?第二个十年的目标是什么?

杜墨含:未来两三年希望能拿到一场LPGA的冠军。第二个十年目标是成为世界第一。

  新京报记者 邓涵予

  编辑 张云锋 校对 翟永军